5月地方债发行创新高 仍有2万亿新增债待发

文章正文
2020-06-08 03:54

  5月地方债发行创新高 仍有2万亿新增债待发

  5月地方债发行规模再创历史新高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,5月地方债发行1.3万亿元,为历史最高。在此之前,地方债单月发行规模最高的月份为2016年4月,当月发行规模达到1.06万亿元。

  发行创出新高主要由于新增专项债推动:当月新增专项债发行规模接近万亿,完成了5月初国常会的要求。记者梳理还发现,5月新增专项债发行呈现出三个显著特点:专项债作资本金的比例大幅增加、老旧小区专项债密集发行、新基建专项债首度发行。

  累计来看,1-5月发行地方债3.2万亿,其中新增地方债发行2.7万亿。按照政府工作报告的安排,今年全年新增地方债额度为4.73万亿,这意味着后续还有2万亿新增地方债待发行。

  广发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刘郁表示,从发行进度看,6月开始地方债供给压力持续大于5月的可能性较小。从地方专项债融资同比增速的角度看,5月同比增速可能是全年高点,对应6月基建投资继续边际好转。从7月开始到年底,专项债对基建的同比贡献度可能不及6月。

 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1-4月基础设施投资(不含电力、热力、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)同比下降11.8%,降幅比1-3月份收窄7.9个百分点,但增速仍在负值区间。

  “新旧基建”专项债并发

  5月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,在年初已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1.29万亿元基础上,再按程序提前下达1万亿元专项债新增限额,力争5月底发行完毕。从发行结果来看,5月合计发行新增专项债9980亿,基本完成了国常会的这一要求。

  相比此前,5月专项债用于资本金的比例明显提升。去年9月的国常会明确,以省为单位,专项债资金用于项目资本金的规模占该省份专项债规模的比例可为20%左右。今年3月份,这一比例提升至25%。从实际情况来看,1-4月专项债用作资本金的规模为1315亿,占同期专项债发行规模的11.4%。

  5月部分省份发行的专项债充分利用了这一政策。比如5月29日,浙江省第三批508亿专项债发行,其中98亿用作资本金,专项债作资本金的比例达到20%。再如,5月14日四川省发行第四批新增专项债46亿,全部用作资本金。

  “如果一个省2020年专项债额度是1000亿,那么可以用于资本金的规模是250亿。因为1-4月专项债用作资本金的比例少,后续专项债作资本金的规模会大些。”北京某从事专项债咨询的公司高管称,“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减轻地方资本金压力,进而撬动金融资本、拉动投资。”

  从发行用途来看,5月新增专项债绝大部分投向基础设施相关领域。其中,投向老旧小区改造领域的专项债明显增加:广东、安徽、陕西、福建、天津、深圳、厦门等省市陆续发行这类专项债,天津、深圳、厦门三地发行的专项债债券全称中甚至有“老旧小区专项债”的标识。

  如“2020 年厦门市思明区老旧小区改造及城市更新专项债券(一期)”募集资金15亿,全部投入老旧小区改造及相关领域。该项目总投资196.09 亿,其中自筹资金116.09亿作资本金,占比60%,其余通过专项债融资。偿债资金主要来源于自持商业、车位出租收入、安置房及土地出让收入。

  类似项目的背后,实际上把多个老旧小区与相邻的旧城区、城中村、危旧房改造等捆绑统筹,生成老旧小区成片改造项目,项目内部则肥瘦搭配,进而实现项目融资与收益自我平衡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5月份首批新基建专项债发行。5月12日广东省712亿专项债发行,其中包含了四只新基建专项债,规模合计86亿:分别是2020年粤港澳大湾区新基建专项债券(一期)、(二期)以及2020年广东省新基建专项债券(一期)、(二期)。这是首批债券全称中含有“新基建”字样的专项债。

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研究员马源表示,新基建具有鲜明的技术更迭快、市场竞争激烈的特征,要实现项目的财务平衡并非易事,尤其对通过发行专项债等方式建设的项目。因此要加强成本收益评估,择优支持,确保投资风险和成本可控。

  “提前批”基本发完

  财政部去年11月提前下达了2020年部分新增专项债务限额1万亿(第一批),今年2月财政部再度下达2020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8480亿元(第二批),今年4月底下达第三批新增专项债限额1万亿,三次共提前下达2020年“提前批”地方债务限额2.84万亿。

  从发行来看,前5月累计发行地方债3.2万亿,其中新增地方债发行2.7万亿,完成“提前批”额度的95%。这意味着提前批地方债额度基本发完。5月下旬全国两会审议通过政府工作报告、预算报告后,新的“弹药”得以补充。

  预算报告显示,今年全年新增地方债额度为4.73万亿,其中一般债0.98万亿,专项债3.75万亿。预算报告还要求,加强部门沟通协调配合,加快债券发行使用,推动建设一批重大项目,及早形成实物工作量。专项债券必须用于有一定收益的重大项目,融资规模要保持与项目收益相平衡。

  5月29日召开的国常会指出,围绕做好“六稳”工作、落实“六保”任务,抓紧做好纾困和激发市场活力的规模性政策实施,该拨的钱尽快下拨、该发的债加快发行、该出的配套措施抓紧出台。

  刘郁表示,6月地方债新增限额可能才逐步下达至各地,7、8两月预计为地方债下一个发行高峰,地方债供给压力可能仍然较大,但是预计不会超过5月,发行规模可能在7000亿元左右。

  记者了解到,随着新额度的下达,6月棚改专项债将恢复发行:4月底5月初地方政府已在准备棚改债相关项目材料,并在5月18日之前将项目清单上报相关部委。

  长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赵伟认为,今年广义财政赤字较去年大幅增加3.6万亿至8.51万亿,在“该发的债加快发行”要求下,预计年中前后地方债和特别国债或加快发行,叠加年中考核、财政缴税等因素,资金面面临的潜在冲击可能不小,央行或通过逆回购、存准率等工具提供流动性支持。

  由于月末时点已过,6月1日资金价格出现回落,资金面紧张的情况有所缓解。Wind数据显示,6月1日DR001回落至1.6%左右,相比上日下降约47BP。而在5月末,DR001一度突破2%。

  (作者:杨志锦)

  (编辑:熊家丽) 

文章评论